雅安市委宣传部 雅安市文明办 主办
首页 > 雅安文明网 > 道德模范

杨进居叶福林:危急时刻挺身而出 搏击江涛营救少年

  

  【主要事迹】

  杨进居,男,31岁,汉族,石棉县挖角彝族藏族乡挖角村村民。

  叶福林,男,46岁,汉族,石棉县挖角彝族藏族乡挖角村村民。

  2016年8月1日下午石棉县大岗山水电站开闸泄洪,飞涨的河水困住了在河心岛上玩耍的两名少年。危急关头,杨进居和好友叶福林没有片刻犹豫,挺身而出,驾驶皮划艇,冒着危险从上游顺洪峰而下,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被困少年救上河岸。

  “他们就是心肠好,一喊帮忙下河救人,拔腿就去。”50多岁的任明芳,说到儿子杨进居和儿子的好友叶福林,口气里既是责备,又是怜爱,从她的口中得知,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二人不止一次营救被洪水困住的人员。

  大渡河水浪滔滔,养育着勇敢的好儿郎。杨进居和叶福林生长在大渡河畔的石棉县挖角彝族藏族乡,二人的家离大渡河仅两分钟的车程,他俩从小习得一身好水性,曾入选了体校,学习过皮划艇,回乡后几次入水救起落水人员。

  “我们水性好,下河救人有用武之地。”每每被人夸到见义勇为,杨进居总是憨笑起来,说自己做了力所能及的事。

  2016年8月1日下午,大岗山水电站泄洪,2名少年被困河心岛,危机关头,杨进居和叶福林又义无反顾挺身而出。

  当天炙热的阳光照射着大地,该乡3组少年张栖、徐川、姜黄刚相约踏上河心岛玩水。16时许大岗山水电站泄洪告警铃声响起,三位少年玩得兴起,没有听到警铃声。

  一声巨响——大岗山水电站打开了泄洪的闸门,水位急速上涨,淹没了从河心岛回岸边的石滩。徐川会游泳,伴随着惊恐,跳到水里游到了对岸。张栖和姜黄刚不会游泳,被困岛上满脸惊慌。

  徐川上岸后,边跑边呼救。

  接到有人被困河心岛的消息,大岗山水电站立刻将泄洪流量调节至最小,减缓河床水位上涨的速度。

  “快找杨二娃,他是村里水性最好的人,还有皮划艇。”河边的村民急忙地拨通了杨进居的电话,并向当地110报了案。

  杨二娃就是杨进居,在家中排行老二,村里的老辈子一般都这么称呼他。此刻他正在自家经营的快递点清点邮件。接到下河救人的电话,他放下手中活路,冲进库房将皮划艇塞进了自己的小车,驶去现场。

  下河营救,他已经积累了几次经验。

  2016年初,位于石棉县挖角彝族藏族乡的大岗山水电站投入使用,蓄水后,离水电站不远处,会露出一个河心岛,上面奇石、浅滩引人入胜。

  河心岛周围树立着醒目的警示牌,当地党委政府安全教育不断,但仍然有人在水电站蓄水期间沿着露出的河滩登上河心岛游玩。

  此前几次被困事件,都是发生在枯水期,季节原因,泄洪水量小、流速缓,营救还算容易。而八月已是大渡河的汛期,大岗山水电站蓄水量巨大,每每泄洪,该乡辖区内河床水位可在短时间内升高10米左右。

  “救命啊,救命啊!”水位在不断上涨,河心岛可站立的面积越来越小。而水流越来越急,两名受困的少年惊恐无比,哭喊求救。

  “时间就是生命。”杨进居在岸边既紧张又冷静,他根据自己几次救援的经验拿出方案——解救被困人员的最佳方法是驾皮划艇从上游顺流直下。这样的方法耗时最短,被困人员脱离危险的几率最大。

  滔滔大渡河,涤荡着激流和暗涌,加之泄洪更是危险剧增。杨进居认识到自己一个人无法掌控皮艇下水救人,即使两人一起驾驶,也有翻船的危险,但人不能不救。

  他随即拨通了好搭档叶福林的电话,请他一起营救被困的少年,叶福林爽快答应,随即来接应。

  面对下水后可能发生的危险,二人没有片刻犹豫。

  杨进居与叶福林按计划,在离河心岛300米处的浅滩驾皮艇入河,靠着洪水强劲的冲击力,不到2分钟,这只“救援艇”就到达河心岛。

  “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村民们三言两语回忆起当时营救小孩时的紧张情景——瘦窄的皮划艇在湍急的水流中,随着波浪上下晃动,杨进居和叶福林奋力划桨,掌握着平衡,仿佛稍不留神就会翻船,而渐涨的水位让救援显得格外紧张。

  “感觉自己就像河道里的树枝,一眨眼就能被卷入水底。”张栖说,自己感受着铺面而来的水花,听着哗啦啦的浪涛声,眼看着河道里的树枝被激流的浪花卷入,消失得无影无踪,无比恐惧。

  二人到达河心岛时,河水已经没过了两个少年的脚踝,皮划艇无处着陆,更是顺着水流方向,不停往前。于是杨进居双手紧握单桨,奋力地左右划动,控制皮艇位置,叶福林麻利地跳进水中,帮助两名少年上艇。

  “抓住大哥的手,心安稳了。”说到获救时的情景,姜黄刚语气突然轻松了。

  在岸边接应的乡政府工作人员和当地派出所民警声嘶力竭地呐喊着让他们注意安全,并做好接应准备。

  回岸边的水路,相对平缓,杨进居和叶福林一边划桨,一边安慰受惊的少年。

  17时40分,杨进居和叶福林成功将被困的两名少年送到岸边。

  河水湿透了二人的衣衫,两名少年的父母连番感谢杨进居和叶福林,二人却一直说“娃娃没得大碍就好,只是举手之劳。”随后载着皮划艇离开现场。

  被困少年姜黄刚事后表示,自己与恩人素不相识,只听到有人喊年轻的小伙“杨二娃”,是挖角乡的,自己并不知道他的真名。而跳进水中托他们上艇的瘦高个儿,自己还不知道他姓什么。

  二人家长向乡上工作人员打听,才知道长得黝黑结实的年轻小伙叫杨进居,长得瘦高白皙的叫叶福林。

  “以后遇到这种情况肯定要帮忙。”杨进居说,自己家就在大渡河边上,自己又有一艘皮划艇,下河很方便,无论是配合当地政府救援,还是单独下水,只要有需要,他就愿意参与。

  大渡河进入汛期后,杨进居约上叶福林检查皮划艇的状况,以防万一。他们心中期盼的是,人们安全意识加强了,被困河心岛的危险不再发生。

  好人寄语:我们水性好,下河救人有用武之地,以后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挺身而出。

  道德点评:一艘瘦窄的皮划艇,两颗跳动的红热心,搏击江涛的臂膊,奏出时代见义勇为振奋的鼓点,他们身体里流淌的热血,融化了陌生人之间的冷漠,温暖着你我。

责任编辑:宋巧雯